fools

整整一天一夜
說是睡
倒不如說是痛
翻來覆去
就是以前從開刀房出來
也沒有如此的虛弱過
那種感覺就像是所有器官都已經不堪使用
似是燒了一整夜
頭到現在還隱隱作痛

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

只可惜

你沒有出現
你漠不關心
我的存在可有可無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